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城镇住房“拆一半”论有托市之嫌  

2010-08-09 07:3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城镇住房“拆一半”论有托市之嫌 

■ 刘 涛

 

(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室主任陈淮日前放言,“二十年内现有中国城镇住房要拆一半”。此言甫一出,便立刻引发了普遍质疑(中新网8月7日消息)。

对此,陈淮先生也给出了他的解释,如建国初期的住房多以战备房、过渡房和简易房为主,如今大半已成棚户区,基本上失去了保留价值;至于改革开放后建设的一批住房,主要功能定位在临时脱困,其建筑格局及配套设施也已无法继续适应城市发展需要。

不可否认,上述观点有一定道理。但对于公众而言,“拆一半”从一个官员学者口中赤裸裸地喊出,多少总让人觉得有些刺耳,听起来像是带有特定价值取向的政策暗示。特别是在当前开发商和政府房价调控博弈僵持不下的微妙时刻,“拆一半”未必没有托市的嫌疑:拆一半,即意味着未来中国将有一半家庭将沦为无房户,“刚性需求”的队伍空前壮大,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被扭曲,导致房价扶摇直上。

今年“两会”后,中央政府打出一连串政策组合拳,旨在稳定房价过快增长。然而,目前国内各地楼市多空双方陷入了胶着状态,房价没有明显下降趋势。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政府各部门之间存在政策之间的内在不一致性;同时,就单个部门来看,其政策也存在时间上的不一致性。例如,银监会对商业银行三套房房贷政策时紧时松的监管行为,而住建部也是忽而表态后续还有更严格的调控措施,忽而又强调市场不具备大幅降价的条件。“拆一半”言论此时抛出,势必进一步加剧政策理解上的混淆。因此,政府官员尤应谨言慎行,避免发出不当信号。

在中国现实社会的语境下,“拆一半”之说要想成立,至少应先满足三个前提,才有进一步论证的可能:

首先,在新一轮“拆迁潮”到来前,应有切实保障居住人权益的制度环境。近年来,暴力拆迁事件频发,拆迁方以《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和暴力手段为矛,被拆迁人纵有《宪法》和《物权法》护身依然徒唤奈何。制度的不完善和冲突放大了人们的不安全感,并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社会矛盾。

有鉴于此,一些有识之士很早就呼吁直接对《拆迁条例》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正,清晰界定“公共利益”的合理范围。而国务院法制办今年年初也顺应民意公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新拆迁条例”)。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时隔半年,新拆迁条例仍无具体出台时间表,甚至有传闻已胎死腹中。而在各种掣肘力量中,一些地方政府的强势反对声音被认为是起到了关键作用。

其次,在城市拆迁改造过程中,文物保护部门应被赋予更“硬”的监督执法权。旧城改造是一个比新城规划更棘手的难题,因为旧城改造往往会遭遇文物保护的和经济利益的两难选择。众所周知,早在上个世纪末,中国的古城墙就已被扒得所剩无几了。

尽管《文物保护法》和《刑法》都对故意或过失损坏国家文物的行为做了相应规定,但这种规定往往只停留在纸面上,缺乏实实在在的约束力。就在一个月前,尽管有江苏省文物局的介入,镇江开发商依然肆无忌惮地用推土机将入围了200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宋元粮仓”一举荡平。讽刺的是,当地政府打出的“拆掉一个旧镇江,修建一个新镇江”口号,与陈淮先生“拆一半”的建议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拆一半”真的落实为政策,不知道未来中国还有多少文物将毁于一旦!

最后,除非地方官员政绩考核方式出现了根本性转变。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地方官员而言,GDP增长目标压倒一切,由此也形成了“官员出数字、数字出官员”的怪圈。按照中国特色的统计方法,在拆房、盖房、再拆房、再盖房的过程中,GDP可以反复计算;而“土地财政”和“形象工程”更进一步强化了地方政府的拆迁偏好。

中国目前已“超越”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林毅夫教授曾预言,中国经济在未来20-30年时间里仍然可以保持高速增长。我们由衷地希望,这种高增长是建立在国民经济结构调整和国际竞争力优化的基础之上,而不仅仅是简单的数字游戏。

但即便是上述三者都做到了,也不代表“拆一半”在每个城市都有必然的可行性。具体拆多少,保持怎么一个拆和建的最佳节奏,还需在科学发展观指引下,结合各地实际情况进行深入论证,决不可搞“一刀切”,为拆而拆。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385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