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收入分配结构调整不仅仅是中央政府的事  

2010-03-04 09:1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入分配结构调整不仅仅是中央政府的事

 

■ 刘涛

 

 

最近一个月来,中国领导人在公开场合频繁表态,强调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调整的重要性。2月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谈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时,将“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放在了首位。此外,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也先后提及“分好蛋糕关系到公平正义”、“要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

而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新华网推出的网上调查也显示,“收入分配”占据了“两会最关心话题”榜首。可见,收入分配结构调整与高房价、就业、经济结构调整等一样,已成为当前举国上下关注的焦点。

自90年代以来,“收入分配结构调整”的提法就屡屡现身官方文件中。其中,2007年中共十七大还对此进行了全面阐述。可见,这并不是一个新鲜命题,但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再次郑重其事地将其摆在两会上讨论?

对此,可以有很多种解释:第一,增加弱势群体的绝对收入,有助于扩大内需,众所周知,给穷人一块钱,他的边际消费倾向会远远大于富人;第二,维护社会稳定也是一个重要考虑,收入差距日益拉大,已使某些社会阶层相互间流露出了过重戾气;第三,它还关系到中国未来国际竞争力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长远战略目标,有了更多的钱,更多孩子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而人力资本投资增加反过来又能支撑经济增长。

上述理由不可谓不正确,但总让人觉得有点牵强、有所隔膜。实际上,我们完全可以有一个更直截了当的理由:经济增长就是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要让他们的腰包鼓起来。中国经济已高速增长了30年,如果大部分人的收入增长远远低于GDP增速,或总赶不上房价飞奔的脚步,试问,增长的终极意义又在哪里呢?

发展经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库兹涅茨倒U型曲线”,常常被人提及,其核心思想就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国民收入分配状况会先趋于恶化,继而逐步改善,最后达到一个比较公平的收入分配状况。以此观之,中国在改革开放前30年出现的收入分配不公和贫富差距拉大等现象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是成长中必经的烦恼。

然而,我们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却否定了这一假说。例如,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在60-70年代的经济起飞的过程中,都较好地保持了增长与收入分配公平的关系,形成了“均富”或“均等化”的社会经济模式。而中国虽握有后发优势,有大量成熟经验可供借鉴,最终反倒没能处理好这两者的关系,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人们仅仅记得小平同志说过的“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却忘了后半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

因此,今天我们再来谈调整收入分配结构,颇有些“补课”的味道,但绝对为时不晚。简而言之,要想让大多数人收入改善,必须从中央和地方两个层面协同入手:

一方面,中央政府应积极推动收入分配向居民倾斜的制度变迁。国民收入分配包括初次分配和二次分配两个渠道,以往人们关注较多的是如何对后者进行改进,包括加大转移支付、构建社会保障安全网等等。这些诚然重要,但若是初次分配就不合理,二次分配的公正性也就无从谈起。

1978年以来,以1996年为分界线,国民收入初次分配大体可划分为向居民倾斜(1978—1995年)和向政府、企业倾斜(1996年至今)两个阶段。初次分配结构中:政府收入所占比重经历了一个先降后升的过程;企业收入保持了稳定增长态势;而居民收入这一块却几乎一直在下降。只有做到“官不与民争利”、资本所得和劳动所得获得双赢,居民收入比重才有再次上升的可能。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应将本地区最低工资水平增幅与经济增长挂钩,同时积极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在我国,居民初次分配收入主要由劳动者报酬、营业盈余总额和财产净收入构成,其中劳动者报酬占80%以上。地方经济发展对官员晋升形成了正向激励,各地官员为追求GDP增速和招商引资规模展开了激烈的“锦标赛”,这不仅直接催生地方保护主义、重复建设等诸多弊病,更使夹在工人和企业之间的地方政府容易失去客观中立性,忽视劳动者合法权益,完全倒向企业一方。这也要求中央政府在考察地方官员绩效时,应将居民收入增长、群众满意度等指标纳入进来。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的一份报告曾披露,1993-2004年长达12年时间里,珠三角地区月工资水平只提高了区区68元,若扣除消费物价增长因素,实际上等于是负增长。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时珠三角许多城市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甚至还大大低于山西、江西等经济落后省份的标准。

几年后的今天,上述黑色幽默现象或许早已不复存在了。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经历过全球金融危机后,沿海地区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如火如荼向中西部转移,越来越多的农民工不必再抛妻离子,就可以在家门口的工业区拿到跟过去在沿海工厂一样的收入,真正实现了“离土不离乡”。面对民工荒的事实,沿海地区政府和企业只能提供更有诱惑力的工资和更便利的医保和社保服务,才能吸引到人手。而要在更高的工资水平上继续与中西部地区PK低附加值的贴牌产品显然是没有出路的,除非向产业链的中高端转移。

这或许也正好说明了,为什么2010年会是中国的“结构调整年”。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