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铁矿石谈判僵局并未得到有效化解  

2009-08-17 21:0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矿石谈判僵局并未得到有效化解

 

■ 刘涛

 

 

8月17日中钢协发布公告称,旷日持久的铁矿石谈判终于有了结果。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与澳大利亚FMG公司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即粉矿价格较2008年水平下降35.27%,块矿价格下降50.42%。

从表面看,该价格降幅虽未达到中钢协此前提出的40%的降幅目标,但仍高于日韩企业接受的33%降幅;此外,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将实行统一价,即不分长协价和现货价,这也迎合了中钢协近来倡议的“全国统一进口铁矿石价格”目标。

但以笔者看,中钢协的乐观似乎来得太早,与FMG的谈判结果并不说明什么问题,铁矿石谈判的僵局并未得到有效化解。

首先,这一谈判结果并不具有明显的示范效应,很难对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三大全球铁矿石巨头产生足够压力并引发跟风效应。FMG 2000万吨左右的实际年产量,相对于中国每年5亿吨的进口规模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按铁矿石国际谈判惯例,一般是先与三大巨头之一达成协议价格,尔后其他中小铁矿石企业自动跟进,而不是倒过来。套用一句西方谚语,是“狗的身子摇动尾巴,不是尾巴摇动身子”。因此,中钢协在短暂兴奋一晚之后,第二天仍将不得不面对力拓、必和必拓这些老对手们,继续艰难的讨价还价过程。

其次,即便不排除FMG在未来几年有迅速崛起的可能——高盛预计,2010年FMG年产量很可能达到5500万吨,2012年更将达到1亿吨,接近于必和必拓现有生产能力——但问题是,一旦FMG成为力拓、必和必拓这样规模的企业,战略定位和行为模式都将发生根本性变化。其加入寡头联盟的可能,要远大于继续“优惠”中国的可能。

目前不少人对于华菱钢铁持有FMG17.34%股权这一事实抱有期待,认为这将推动FMG决策的天平偏向中国一侧。但正如中铝持有力拓9%的股权没有让中国从力拓身上占得任何便宜一样,未来FMG的多数股东也会更趋强硬,以股东利益最大化原则行事。除非中方在短期内能获得控股权。但中铝增持力拓股份失败的案例再次告诫我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最后,就谈判结果本身看,FMG其实也并非真的在做“活雷锋”。FMG这次异军突起,打破市场潜规则,一方面,是瞅准了中方与三大巨头僵持不下,先给中方一点甜头,借机挤占市场份额,不过,FMG给予中国钢铁企业的优惠有效期仅从200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半年的蜜月期结束后,可以预见FMG将逐渐变得“现实”起来;另一方面,FMG的这种让步绝不是免费的,根据双方谈判的附加条款,中方需向FMG方面提供55-60亿美元的融资。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并未向外界说明,这笔融资将以什么条件、具体由谁来提供。

若FMG所获资金的成本显著低于伦敦市场LIBOR利率,那么所谓的35%的降幅与33%并没有本质区别;而如果负责向FMG方面提供融资的是中国进出口银行或国家开发银行这种政策性金融机构,或中投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则无异于拿所有中国人的钱,来补贴中国钢铁企业的账面盈利。

因此,从技术角度而言,要让力拓、必和必拓也接受这个35%的降幅,也并非完全不可能。但这种谈判成果的取得,或者说,让中方赢回“面子”,如果需要私下以实质性的让步作为交换,这本身又有什么特别值得庆幸的呢?

回顾2009年的铁矿石谈判,不可谓不惊心动魄。它从一个开局不错的商业谈判,陷入一场艰苦卓绝的持久战,最后变质为“间谍风波”,甚至对中澳两国政治经贸关系都产生了负面冲击。这其中既是澳方蛮横态度使然,也有中方自身的因素。特别是作为中方谈判牵头人的中钢协,在谈判过程中欠缺灵活性,表明其并不能很好地胜任代理人这一角色。假如中方在上半年谈判时能抓住当时有利的国际经济环境速战速决,而不是过于执着地为“面子”去坚守40%降幅这个越来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或许早就拿下了35%。

中钢协一再强调,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应当掌握定价权。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最终误导了大众,也误导了自己。不错,对于三大铁矿石巨头中的任何一个而言,中国都是超级买家;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目前中国大大小小的钢铁企业约有1000家,规模钢铁企业有73家。这种地方政府利益主导下的“小、散、乱”的状况不彻底改变,产能严重过剩的格局不能得以有效逆转,一盘散沙的中国钢铁业是没有资格去争定价权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钢铁业的大规模兼并重组确实已迫在眉睫。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