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提高焦炭出口税不是为了给钢铁行业买单  

2008-08-18 05:4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日前发布通知,决定从8月20日起,将焦炭出口暂定税率由目前的25%提高至40%。据称,此举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意在抑制高污染、高能耗产品的出口,缓解国内焦炭供应偏紧的局面;二是反击国际铁矿石价格垄断。

此番提高焦炭出口税,如果是基于抑制“两高一资”产品出口的目的,笔者自然是极表赞同。众所周知,焦炭生产排污环节多,排污强度高,是污染最严重的行业之一。炼焦过程中会有大量粉尘、一氧化碳和有毒气体排放到大气中;同时,炼焦所排出的焦油和废水也含有大量有毒物质,渗入地下后将长期污染地下水。近年来,欧洲、日本等出于自身环保考虑大量削减焦炭产量,而中国却长期低价输出焦炭,出口量从1991年的108万吨激增至2007年的1530万吨,增幅达14倍。有鉴于此,2008年以来,国家对焦炭出口政策明显收紧,早在年初,出口税率便已由15%上调至25%,同时还提高了焦炭出口企业的资质门槛。但市场机制在其间显然发挥了更为关键的作用:由于供求紧张,2008年7月,国内二级冶金焦炭价格已突破3000元每吨大关,而焦炭出口价也飙升至517.7美元每吨,较年初上涨了70%。

然而,令笔者担心的是,焦炭出口被抑制的部分最终很可能转为内销。目前国内焦炭价格持续高涨,钢铁企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出口税率提高,结果必然是对国内钢铁行业整体有利:由于焦炭的国外需求下降和国内供应相应上升,将导致国内钢铁企业的成本回落,利润扩大,从而刺激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张,对焦炭和铁矿石的胃口不断膨胀。其实质无异于是拿焦炭行业的利润补贴钢铁行业,公平性荡然无存;更重要的是,这与节能减排的初衷背道而驰。因此,笔者建议,在上调焦炭出口税的同时,也应辅之以资源税调整来提高焦炭的成本价格,以抑制国内需求增加。目前焦炭资源税每吨不过8元,占焦炭价格比重连0.2%都不到。

而第二个目的则更令人难以苟同。近年来,中国制造业呈现出“大进大出”特征;同时,由于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热度持续高涨,对钢铁、水泥、电解铝等基建产品的需求也在上升。在此背景下,国内钢铁企业对于铁矿石迸发出无穷无尽的渴求。然而,不幸的是,国内铁矿石资源远不能满足国内生产企业的需求,全球铁矿石70%的贸易额都被巴西淡水河谷(CVRD)、澳大利亚的力拓(Rito)和必合必拓(BHP Billiton)三家国际巨头所垄断。由于供求双方地位的不平等,每年中国钢铁企业都不得不面临要价“勒索”。在2008年6月结束的宝钢与力拓谈判上,宝钢被迫接受粉矿和块矿分别高达79.88%和96.5%的涨价要求,而欧洲钢铁企业与力拓、必合必拓达成的铁矿石进口价格远低于此价格,更令国内众多媒体和学者感到愤慨、不平、甚至屈辱,因此国内钢铁协会主张,应将限制焦炭出口作为反击手段。其理由是:中国焦炭产量和贸易量占全球一半以上,也是不折不扣的垄断者,如限制其出口,全球钢产量势必大幅下滑,而铁矿石需求也将立减5000万吨左右,从而为中国参与铁矿石谈判留足空间和筹码。

笔者毫不怀疑中国焦炭价格“武器”的潜在威力,不过,有几个问题必须澄清:首先,焦炭企业和钢铁企业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在中国经济日益市场化的今天,我们是否有足够理由重回计划经济的老路,通过牺牲焦炭企业的利益,来换取钢铁企业所谓的账面“盈利”?其次,价格垄断是一把双刃剑,在打击对手的同时,自己也难免要付出代价。例如,2005年,由于担心中国限制焦炭出口,印度决定增加对出口铁矿石的税收,以抑制铁矿石出口,目的是逼迫中国同意以铁矿石置换焦炭。最后,就算这次由于限制焦炭出口,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矿石供应商不得不对中国方面暂时做出妥协,是否就意味着中国钢铁企业从此能一劳永逸获得廉价铁矿石了呢?经济学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价格越低,需求越大。当中国钢铁企业的胃口越来越大时,铁矿石最终还是要涨的,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据报道,在中国沿海各港口,堆放着钢铁企业囤积的6000万吨铁矿石。可见,当前铁矿石的价格困境有相当大一部分原因是中国钢铁企业自己造成的。

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来看,宏观政策的制定无非是一个各种利益集团在幕后力量博弈的过程,笔者无意对此妄加揣测。但有一点很明确,中国钢铁企业在面临国内外垄断高价时,与其寄希望于政府部门的行政保护,不如从自身多找找原因。在整个国民经济都在进行产业结构升级的时候,只有努力提高生产效率、改进技术,向中高端产品转型,创造更多附加价值,才是从根本上化解生存压力的办法。否则,这世界上即使有再多的资源,也不够消耗的。

2008年8月18日,东方早报约稿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