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金融风暴将加速东亚货币金融合作进程  

2008-10-09 08:1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金融风暴愈刮愈猛烈,除美国之外,欧洲也沦为重灾区,英国、比利时、德国、爱尔兰、冰岛纷纷亮起红色警报;连一向置身事外的亚洲,近日也对这股寒流感同身受。据韩国媒体披露,中日韩三国将于10月13日在华盛顿举行副部长级会议,就如何共同抵御金融危机进行协商,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商讨成立800亿美元“亚洲共同基金”事宜。此事如果成真,无疑有助于东亚国家建立第一道外围集体防线。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表明IMF无法胜任全球最后贷款人这一职责,同时也充分暴露出东亚国家金融脆弱性及缺乏区域协调的弊端。危机结束后,各国普遍希望加强货币金融合作以维护本地区金融稳定。于是,在危机结束后短短三年内,东亚建立了名目繁多的金融合作机制,包括亚欧会议财长机制、东盟财长机制、东盟中央银行论坛、东盟与中日韩10+3财长机制等。迄今为止,东亚金融合作也的确取得了一些成果,例如,清迈倡议及其多边化版本东亚外汇储备库、亚洲债券基金、亚洲货币单位等。

但近年来,东亚货币金融合作逐渐陷入了发展困境,具体表现在:首先,现有的8个金融合作机制在功能上多有重叠,不仅浪费了区内资源,同时也导致相关国家在发展方向上出现分歧;其次,东盟十国目前仅仅满足于追求较低层次的一体化,而中日韩三国则在主导权问题上争论不休,一些关键的问题难以取得突破;最后,在清迈倡议取得阶段性进展之后,东亚外汇储备库的落实始终议而不决;而亚洲债券基金规模也无法进一步扩大,前两期债券规模总计不过30亿美元,远不足以应付危机处理的需要。

当然,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说到底,还是各方相继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毕竟亚洲金融危机已过去11年,正如鲁迅先生曾说过的,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在亚洲金融危机十周年回顾时,便有明眼人指出,未来能够推进东亚货币金融合作进行下去的,或许正是新一轮金融危机带来的威胁。而此次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无疑就提供了一个绝佳契机。

所谓亚洲共同基金,如果单从内容本身看,无非是将东亚外汇储备库以新瓶装旧酒而已。1997年9月,日本提出中日韩和东盟共同设立一项总额为1000亿美元的“亚洲货币基金”,但由于美国的反对最后胎死腹中;1998年10月,日本在“亚洲货币基金”基础上略做修正,提出“新宫泽构想”,将规模缩减为300亿美元;此后,马来西亚、东盟、韩国也提出了类似主张。2007年5月,10+3财长会议宣布在清迈协议的基础上建立一个“东亚外汇储备库”,以便在某个成员面临外汇资金短缺困难时帮助其缓解危机,从而迈出重要一步; 2008年5月的10+3财长马德里会议进一步将这个储备库的规模明确为800亿美元,其中,中日韩分担80%,余下20%由东盟国家负担;而从目前韩国方面透露的消息来看,未来“亚洲共同基金”的800亿美元可能基本由中日韩分担。

中国和日本拥有1.8万亿和9967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分别位居世界前两位,理论上,两国靠自身庞大的外汇储备应对危机绰绰有余。至于韩国,其实境况也比1997年时好很多,虽然从今年3月到8月底为维护韩元汇率稳定,消耗了260亿美元,但仍握有2397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居世界第六位。怎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此番韩国积极推动这一机制的建设,显然与其在1997年的惨痛经历有关,目前韩元大幅贬值,加重了韩国政府的忧患意识,即便东盟不愿意认领20%的份额,韩国也不愿意坐等,迫切希望与中日一道先将防线构建起来。而中日当然也不愿意看到危机蔓延到自家门前。形势逼人,以笔者猜想,中日韩三国在华盛顿会议上很有可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不过,亚洲共同基金只是东亚货币金融合作的第一步,其所能发挥的实际作用也极为有限。东亚国家如果打算从根本上增强抗金融风险的能力,今后还需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

首先,进一步充实亚洲共同基金这一框架。一方面要继续扩大其规模,与美国850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和欧盟3000亿欧元的救市基金相比,目前亚洲的基金规模显然太小;另一方面,不断为其注入更多内容,包括对成员国的借款担保、加强相互监督、开展政府对话、交流治理经验,直至未来推出共同货币,可将其作为亚洲货币金融合作的常规性平台。

其次,大力发展亚洲债券市场。尽管东亚地区的储蓄率在全球最高,但由于缺乏一个有效率的债券市场,银行储蓄多半流向了如房地产等流动性不高的行业;同时,由于债券市场的缺位,东亚国家的官方储备不得不投资于收益率甚低的美元资产,而这些资金又以短期投资组合的形式流回亚洲,并随时可以撤走,为金融动荡埋下隐患。

再次,加快本地区FTA建设。东亚国家被迫卷入美欧金融风暴,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通过外向型经济与美欧市场绑缚在一起。如果东亚各国能抓住机会扩展区域内相互贸易和投资,其对外依赖性将大大降低,即便美欧实体经济出现衰退,东亚依然可以保持适度繁荣。

最后,推动东亚各国在深化金融市场改革方面的合作。在东亚,不少国家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比重仍然偏高,银行亏损还在继续,企业的债务负担依旧沉重,国内金融监管和跨国金融监管都面临严峻挑战;同时,投融资机制仍是东亚国家金融动荡的潜在隐患。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任何政策措施都只能治标而无法治本。

香港文汇报,2008年10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