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乏善可陈的亚欧峰会  

2008-10-26 01:3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搞不懂中国媒体和学者为何如此兴奋。实话实说,这次亚欧峰会给我的感觉是:空洞的口号、松散的议题、缺乏实效的结果。

全球金融风暴迫在眉睫,亚洲国家似乎还在不紧不慢,实在令人捏一把冷汗。当看到中国郑重其事地把“虚拟经济发展不能脱离实体经济”这个现今地球人都知道的常识作为重大发现隆重推荐给全球观众时,我差点跌倒——在当前的全球金融风暴潮中,我们知道自己处于怎样的危险境地吗?知道自己眼下到底最应该做什么吗?也许再过两三个月,我们就没心情去唱高调了。

亚洲国家四分之一的时间在谈地区金融合作;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谈全球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剩下时间就是倾听欧洲灌输减排和人权的老调。

从地区金融合作来看,东亚13个国家10月24日关起门来谈了一个上午,结果还是本着能拖则拖的传统,将亚洲共同基金继续推到明年6月!要知道,2006年5月,10+3财长会议就明确提出要将清迈倡议货币双边互换升级为多边化版本;2007年5月,10+3财长京都会议同意由所有成员划出8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建立东亚储备库;一年后,在10+3财长马德里会议上,与会者将东亚储备库改了个名字,变成亚洲共同基金,同时确定了800亿美元的任务分担,中日韩承担80%,东盟10国承担20%。在这次亚欧峰会前,本来笔者的期待还是非常高的,没想到最后依然不了了之,感觉又被忽悠了。而中国与韩国决定再次扩大双边货币互换规模的消息,一方面固然缓解了韩国目前承受的严峻压力,另一方面的潜台词是:亚洲共同基金等还是等到明年再说吧。至于重提亚洲债券市场建设,更像是一个笑话。亚洲债券市场自2002年提出设想以来,只在2003和2005年分别发行了10亿和20亿美元的两期债券。以笔者之见,除韩国、泰国等少数几个在1997年危机中遭受沉重打击的国家外,亚洲国家对即将来袭的金融危机从内心里是不以为然的,或者至少说是重视不够。评价你对一件事情重视不重视,不能光看你怎么说,而要看你怎么做。很显然,造成久拖不决局面,主要是中日在一系列关键问题上(例如主导权、实际出资比例等)尚未取得共识,各有算计;而东盟国家多数也只是想搭便车,不愿承担任何义务。因此,整个亚洲用一盘散沙来形容丝毫不为过。如果未来看到亚洲又像1997年一样竞相将汇率贬值,甚至以邻为壑,笔者一点都不会意外。

相反,欧洲才是这次会议真正的获利者。第一,确定了中、印将出席下月15号由美欧牵头的全球金融峰会,达到预期目的;第二,确保了在IMF改革问题上,中、印这些新兴大国不会另搞一套,从而将改革主导权牢牢掌握在欧洲手中,同时又可借亚洲来压制美国,逼美国放权;第三,尽管亚洲不爱听,但欧洲还是完整地将减排和人权议题推销了一遍。需要指出的是,与亚洲的散漫随意不同,此次欧洲是事先有备而来,先经过10月12日欧元区12国首脑会议,再是10月15-16日欧盟27国首脑会议,战略和分工都已明确,法国主打,欧盟做后盾;而亚洲则似乎完全没有任何事先协调,结果最终只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不出意外的话,11月15日的全球金融峰会上,欧洲将再次成为议题主导者。

最后说说IMF改革的问题。近年来,新兴大国似乎热衷于提IMF改革的事情,这当然与其利益在旧有国际经济秩序,即二战后由西方国家建立起来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中长期未得到充分反映有关。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后,这种不满日益上升。它们普遍希望在平等对话的基础上,重塑一个更为公正、合理的国际经济体系。2008年7月,胡锦涛主席在八国峰会“8+5”会议上全面阐述了中国关于国际经济体系改革的目标和原则,其中就包括如何建设包容有序的国际金融体系。他特别强调,各国应该共同推动增加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增强国际金融体系的有效性。此外,横跨亚欧的新兴大国俄罗斯也提出,现行国际金融体系不合时宜,应当“推倒重来”。

令人奇怪的是,金融危机发生后,欧洲也主动倡议,要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建立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要知道,长期以来,IMF总裁一直是由欧洲人稳坐(本届是法国前财长施特劳斯-卡恩),跟自己较劲有什么意思呢?究其背后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在当前情况下,欧洲各国政府需要向本国民众做出一个交代,而将欧洲卷入危机的原因归咎于IMF监管不力无疑是一个较为省事的办法;另一方面是欧洲急欲先发制人,与其让发展中国家在中俄等新兴大国领导下揭竿而起,将国际金融体系推翻,不如自己顺潮流而动,以“改革者”的面貌将改革的主导权抓在手中。

不过,回顾历史,这绝不是欧洲第一次发出这种倡议。根据哈佛大学教授Jeff Frankel回忆,1998年,即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一周年,某天克林顿突发奇想,打算就呼吁各国建立“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发表演讲。好在他的经济顾问们及时打消了他的这个怪念头,理由是,如果不能提出与这个宏大的题目相配套的实质性内容,一个理智的人就不应该去倡议这种假大空的东西。克林顿只得从善如流。不过,事后他发现,英国首相布莱尔随后却公开提出了建立“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主张!于是,克林顿责问顾问们:为何别人干得我干不得?顾问们的回答非常聪明:因为布莱尔的财政大臣戈登·布朗有意让他的老板去冒傻气,而我们则要完全对你负责。滑稽的是,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肆虐的背景下,成为了英国新首相的布朗通过处理危机的果断形象赢得了国内一片喝彩,扭转了此前支持率一路下滑的势头;尝到甜头之余,此番他又与法国总统萨科齐重提“新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老调来了。(不知道他的财政大臣达林现在是不是也跟他当年一样希望看老板冒傻气?)

克林顿的顾问们说的没错,眼下大谈IMF改革无疑是望梅止渴;而亚欧峰会上得不到的,全球金融峰会上也难有奇迹发生。首先,远水不解近渴,这对遏制危机不会有帮助;其次,彻底改造国际金融体系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搞出眉目的,最后只能像欧洲设想中那样,小修小补,蒙混过关,从而继续牢牢控制住这个机构。对于亚洲国家而言,清算IMF是必须要做的,但绝对不是现在,特别不能跟着欧洲的手势起舞,打乱自己的目标和节奏——我们要的是对整个国际金融体系的彻底改革,这个需要亚洲及其他发展中国家一起先达成共识。当前,趁金融风暴尚未全面袭来,抓紧时间,构建亚洲的集体防线才是当务之急。

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我们现在连本地区金融合作都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侈谈自己如何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不是痴人说梦吗?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