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模式再次让西方傻眼  

2008-11-12 09:2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模式再次让西方傻眼

■ 刘涛

 

近年来,存不存在中国模式一直是国际上广受争议的一个话题,这种以居民高储蓄、政府高投资、半市场经济半计划经济为基本特征的经济增长模式,迥异于西方世界流行的自由市场模式,作为一种概念被提出之日起,便不断受到西方学者的质疑,却挡不住一些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心驰神往,由此甚至还引发了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和“北京共识”之争。不过,2008年世界经济领域发生的两件大事让中国模式的优越性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

其一是上半年席卷全球的高通胀。整个亚洲沦为重灾区,从越南到印度、中东和中亚,两位数的高通胀比比皆是,一些国家的央行将基准利率提高到10%以上,依然无济于事。中国虽然也承受了较大的物价上涨压力,CPI和PPI双双高位运行,但仍幸运地维持在10%以下;同时,CPI涨幅在4月触顶后开始逐月回落,表明中国的通胀某种程度上得到了有效遏制,而此时世界其他地区的通胀正如火如荼。说起来,中国的独门法宝其实也并不神秘,主要是直接信贷管制和价格管制,而这些在西方国家眼中不过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残余。信贷管制作为政策工具自1998年以后虽一度被中国央行弃用,但实践证明,在中国的高通胀环境下它的确比利率传导机制管用。

其二是最近发端于华尔街,先后横扫欧洲、俄罗斯和亚洲新兴市场的金融风暴。随着危机愈演愈烈,从技术角度而言,日本已再次陷入衰退泥潭,而欧元区和美国预料也将步其后尘。这场危机是如此严重,以至于人们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信心也已开始动摇——要知道,中国经济在过去数次全球性经济危机中都是以“一枝独秀”的形象傲然置身事外。一些外资金融机构,如瑞银预期2009年中国经济增速仅为7.5%,瑞信的判断是7.2%,而里昂证券甚至预言将回落到5.5%,其依据主要是,中国对美欧出口不断下滑和消费需求疲弱。一般认为,近年来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速度是8%-10%,当这一速度低于7%,就可认为中国经济事实上已陷入衰退。

过去两个月以来,中国陆续采取了包括降息和提高出口退税率等措施,但对于提振市场信心和改善出口企业的艰难处境并无明显帮助。于是,央行先是果断宣布取消信贷配额管制,正式宣告货币政策发生根本转向,为新一轮房地产业和出口扩张扫清了道路;而当总额高达4万亿元,涉及基础建设、铁路建设、高速公路和机场建设等十大项目的经济刺激方案出台后,此前关于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种种担心已彻底烟消云散。正如清华大学李稻葵教授所指出的,即便按最保守的1.2倍乘数效应计算,即便今后两年中国的贸易顺差完全消失,该刺激方案也会在每年拉动经济增长8.4%。不仅如此,中国周边国家以及澳大利亚、中东等对华资源产品出口国也将直接获益,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如此具体而真实。

当然,西方的学者和分析师可以辩解,他们完全没料到中国政府会如此迅速而果断地出台大规模刺激方案。但在笔者看来,这恰恰说明他们对中国还是不够了解。首先,保增长实际上就是保就业,因为就业关系到社会稳定,中国政府根本不可能坐视经济增长低于8%;其次,在过去十年时间里,当格林斯潘和美联储把货币政策玩弄得神乎其技时,别忘了,中国的财经官员也已将积极财政政策操练得炉火纯青。

中国储蓄率高达46%,而2004-2006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不过1%,2007年甚至还出现财政盈余706亿,这就意味着中国完全有能力为财政开支提供大量资金。积极财政政策本质上就是通过扩大政府支出,弥补居民消费需求不足,从而使社会总需求与总供给相适应,这与凯恩斯主义和罗斯福新政的思路如出一辙。而凯恩斯主义的别名正是萧条经济学,专攻如何抗衡经济周期波动,只不过,西方国家早在30年前就把凯恩斯主义抛弃了。

当然,客观上美欧也无法复制中国模式。目前,美国TARP金融机构救助方案在巨额财政赤字面前显得捉襟见肘,而欧元区亦被稳定与增长公约所禁锢,在勉强砸下第一笔资金后,还不知道后面的钱从何处化缘而来,因此,除了继续斟酌降息外,剩下恐怕就只能是等待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奇迹般自动复苏了。

相比之下,中国的演出时间不过才刚刚开始,许多手段还未使出来。首先,央行手中还有较为充足的利率、准备金率下调空间;其次,即便中国金融机构普遍遭遇严重外部冲击,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随时可通过中央汇金公司对国有商业银行进行二次注资,同时在紧急状况下也不排除强制银行实施存款保险制度的可能;最后,也是最精彩和最令人期待的部分,地方政府在中央“出手要狠、出拳要重、措施要准、工作要实”的十六字方针要求下,必然会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尽情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全力维护所辖地区GDP的高速增长。

不过,对于中国政府而言,在为经济增长前景暂时松一口气的同时,似乎也存在一丝隐忧:政府支出的效用越大,未来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主力的可能性就越小;解决一次危机不难,难的是在未来几十年如何实现中国经济的全面可持续发展。今后中国出口企业离开出口退税和固定汇率何以生存?中国经济如何避免继续染上投资依赖症?中国产业结构是否能真正实现升级换代?这一连串问题,无疑值得有关方面深思。中国模式今后要真正走向世界,恐怕首先必须解决这些困扰。

广州日报,2008年11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