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新成品油定价机制为何吃力不讨好?  

2009-05-12 00:3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品油调价背后的三个冲突

 

■ 刘涛


 

自去年12月18日新成品油定价机制正式启动以来,外界质疑和批评的声音就一直没有消停过。例如,许多人指出,发改委未能及时公布这一定价机制的细节,特别是计算公式,导致企业和消费者无法在有限的信息约束下对成品油价格何时涨、何时跌作出准确预期,从而与这一机制市场化取向的设计初衷背道而驰。

值得欣慰的是,发改委近日从善如流,公布了定价机制的全文。但遗憾的是,从实际情况看,目前成品油定价过程仍然没有走出政策“黑箱”,不确定性仍在操纵市场。从4月中旬开始,关于成品油价格即将上涨的消息就不断传出,根据能源信息提供商的计算,当时的22日移动平均价格已明显超出3月24日调价后的水平。5月7日,市场的涨价预期发展到顶点,由于传闻次日发改委将大幅提高汽柴油价格,广州等城市出现了加油站彻夜排队的现象。但第二天发改委依然按兵不动。给人的印象似乎是,发改委在舆论压力面前,竟“害怕”调价了。

事实果真如此吗?非也,靴子该落地早晚都得落地。5月19日,三大成品油价格之一的航空煤油出厂价随发改委一纸令下悄然上调460元/吨,终于打破寂静的僵局,业界将之视为“为汽柴油调价而进行的试探”。据悉,目前全国范围内汽柴油批发价都已接近国家规定最高限价,成都、上海、江苏等地甚至出现了批发价与最高零售价一致的状况。此外,全国多个地方已出现两巨头控制汽柴油批发的局面——由于存在涨价预期,等价格上涨再销会获利更多。

可见,这个成品油定价机制在实践操作过程中,与汇率体系中的“中间汇率制度”一样,不可避免地暴露出了制度上的漏洞。可以说,这个机制集合了市场自发定价和政府计划定价两极的全部缺点,它既无助于增强机制的透明性,也不能打消市场的强烈涨价预期,更无法改变企业对政府倒逼和绑架行为。最终只能落得一个吃力不讨好的结果。

很明显,发改委已被自己的设计出来的定价机制所框住,陷入了政策可信度与灵活性之间的冲突。从发改委方面的表态来看,油价当调不调,主要的考虑是要保持政策的灵活性,在具体调不调价和调价时机上,并非22日移动平均价格超过4%就非调不可,而要综合各方情况权衡取舍。发改委如此“留一手”也不无道理,但同时却让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境地:它原本是想通过市场方式提高成品油定价过程的透明度,最终却不可避地使自己重回计划定价的老路上去了。也许发改委自认为这个机制充满了改革气息;然而在外界眼中,它跟旧机制并没什么两样,因为最终调不调价还是发改委说了算。更重要的是,这对政府政策的可信度构成了损害,并为各种利益集团今后向其施加压力提供了动机和可能。

人们不禁要问,既然政策信誉如此重要,为何发改委还要举棋不定、引而不发呢?这是因为受制于第二个冲突:即油价上涨与经济低迷之间的冲突。近段时间以来,欧美各国对世界经济前景信心突然大增,由此带来了国际原油价格的强劲反弹。5月12日,国际原油价格突破60美元每桶价位,创6个月以来最高记录。根据以往经验,能源、矿产品等大宗商品价格对于需求变化的反应总是异常敏感。目前国内经济确有好转迹象,但汽柴油价格的过快上升反过来将抑制经济的全面复苏。因此,发改委此时做出慎重决策也可以理解。问题是,在当初选择成品油定价机制和燃油税改革推出时机时,决策者为何只看到了低油价有利于改革措施出台的一面,却没想到低油价与经济低迷相互制约的一面呢?

追根溯源,笔者认为,在成品油定价机制饱受争议的现象背后,折射出相关政策制定所面临的第三个冲突:即精英偏好和大众利益之间的冲突。按照精英主义模型,所谓公众政策,不过是精英分子的利益和价值观的反映。例如在美国,多数经济学家和行政官员都支持自由贸易,但许多美国人对此却并不买账,因为他们看到的是周围人不断失去工作,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也失去工作。与之类似,虽然在成品油定价机制和燃油税改革出台时,有关部门和官员学者强调这有助于与国际接轨,推动能源节约利用及绿色汽车产业的发展,甚至还可减缓全球气候变暖步伐。然而通常情况下老百姓对这些大道理并没有多大兴趣,他们关心的是今天的油钱是不是又要多掏一点,菜价会不会因为运输成本上涨而水涨船高。站在双方各自的立场,不存在绝对的谁对谁错。关键是,有关方面在决策之初,能否放下身段,跟大众进行充分有效的沟通,聆听意见。

上述三个冲突归结起来,都属于公共政策的研究范畴。显然,学会理解公共政策,比匆忙制造出一个半吊子的政策更为迫切。

据闻,目前有关方面正准备出台关于天然气的定价机制,衷心希望不要重蹈成品油定价的覆辙。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