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扩大内需与促进出口之间并不矛盾  

2009-06-29 04:2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扩大内需与促进出口之间并不矛盾

 

■ 刘涛

 


对经济增长模式进行重新反思,可能是这次金融危机留给全世界的一份积极遗产。早在危机之前,就不断有西方学者宣称,全球范围内的国际收支失衡——高储蓄率的中国通过出口累积了巨额外汇,然后将其投资于美国债券;而低储蓄率的美国面临日益扩大的国际收支缺口,不得不向中国借越来越多的债——终将难以维持下去。因此,美国人应当学会存钱,而中国人则应学会花钱。

危机爆发后,相关国家似乎也在不同程度上显露出改弦更张的迹象。一方面,我们看到,美国个人储蓄率从2008年8月的0.8%开始反弹,到2009年5月已升至6.9%,为过去15年以来最高水平;另一方面,一些出口大国,如中国和德国,也转而重视国内市场,绞尽脑汁琢磨如何通过扩大内需和投资等办法来抵销出口下滑对经济的拖累。

长期以来,中国和德国出口分别称雄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特别是德国多年来一直稳居世界出口冠军宝座。然而自2008年下半年起,中国和德国双双面临出口滑坡的窘境。以2009年1-4月为例,德国出口从去年同期的3410亿欧元锐减至2628亿欧元,跌幅达22.9%;而中国出口同比降幅也达到了20.5%。至于其他对外依存度较高的国家同样有过之而无不及,如韩国同期出口下降23.4%,日本下降39.7%。

虽然众所公认,金融危机直接重创的是美国和英国,但受出口下滑拖累,众多出口导向型国家经济增长明显减速、甚至出现负增长程度超过美英。世界银行2009年《全球金融发展报告》中也指出,严重依赖出口的东亚经济所受的冲击要大于另一些相对不开放的地区。

或许正是因为预见到了2009年更趋严峻的出口形势——WTO的预测,今年全球贸易规模将缩减9%,早在2008年年底,中国就提出了“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的应对之道;而近日德国财政部长也表示“德国经济必须加强内需以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性”。

表面上看,两国均强调重视内需,试图通过国内市场来弥补海外市场的不足;但两者之间的区别实质上很明显:对于德国,扩大内需还隐含了降低对出口依赖的战略性目标,即德国想借此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彻底转型;而对于中国而言,这样做还为时尚早,不啻是自废武功。事实上,中国扩内需和促出口完全可以双管齐下、并行不悖地推进。

个中原因其实也不难理解。其一,像德国这样的成熟发达经济体,国内消费对GDP的贡献理应占有更高比例,走上内需驱动型的发展道路只是时间早晚的事,而非像现在这样,国家45%的收入来源于出口;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出口正处于从低端向中高端过渡阶段,本身还有很大潜力可挖,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出口与消费、投资一样,仍将是拉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不可或缺的三驾马车之一。

其二,作为欧盟重要一员,德国还受《稳定与增长公约》等欧盟重要财经纪律限制,不可能像中美一样,动辄推行数千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显然,如果不希望今后周期性地受制于外部需求冲击,就只有寄希望于国内消费提供稳定增长预期。而在中国,由于公共投资扮演了一个重要的缓冲作用,可以迅速弥补出口下降的缺口。因此我们看到,虽然同样是20%以上的出口下滑,但一季度德国经济负增长3.8%,而中国经济正增长6.1%。

因此,笔者并不认为中国可在短时间内实现经济由出口导向型向内需驱动型的彻底转变;相反,当前政府在争取扩大内需的同时,在扩大出口方面也同样可以大有作为。

首先,传统经济增长模式的惯性是非常巨大的,由出口导向型经济转为内需驱动型经济意味着整个国民经济结构将发生巨大制度变迁。但从目前情况看,中国并不具备制度条件,特别是社会保障和医疗改革的公共福利政策还处于改革摸索过程中,中国居民储蓄率不会发生明显下降趋势。

同样道理,很难说美国个人储蓄率就能够一直增长下去。在笔者看来,最近几个月的增长更像是一系列美国财政刺激计划、特别是大规模减税和短期政府福利项目的后果。因此,储蓄相对投资(S-I)在某一阶段的提高并不必然导致未来美国贸易收支(NX)的持续改善。事实上,2005年以来的经验表明,美元贬值倒是可以收到更直接效果。

还要注意的是,从长期来看,美国储蓄率上升对于美国经济实现复苏和繁荣并非好消息。虽然最近几个月美国消费信心指数的确有所回升,但储蓄率的快速增长表明,越来越多的人清醒意识到,政府现在发给你钱,绝不意味着可支配收入将持久增加,而是表示今后将不得不以同等税额的形式返还给政府——这类似于经济学理论中著名的“巴罗-李嘉图等价”所揭示的真谛。

而这从实际数据中也可以得到印证:尽管5月份美国居民收入增加了1.4%,但消费仅仅增加了0.3%,剩余部分大多转化为储蓄形式。也就是说,美国政府本来是想通过提高民众的可支配收入来促进消费,进而带动经济复苏,但实际效果远不如预期理想。

其次,虽然出口国无力改变美欧进口需求萎缩这一事实,但对于危机中的另外两大威胁——贸易融资规模下降和贸易保护主义上升,中国是可以与其他国家一道努力进行纠正的。特别要强调的是,根据宏观经济学一般原理,扩大内需的积极财政政策通常会引起利率上升,由此对企业投资形成一个潜在的“挤出效应”(Crowding Out Effect) ,将大大增加出口企业的投融资成本;此时必须用宽松货币政策予以配合,也就是银行信贷的持续扩张。银行体系如果能为出口企业提供有效的担保和融资便利,对于企业顺利渡过难关无疑将是一个莫大帮助。

最后,保持出口产品和市场的多样性有助于降低外部冲击带来的负面影响。

对于中国而言,在出口结构不断升级的同时,保留一定的消费收入弹性较低的中低端消费品生产,有利于减缓出口下滑速度。今年1-5月,中国机电产品出口同比下降21.9%,这一点与日韩情况大致相仿;但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则要好得多,例如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同比下降8.1%,鞋类出口下降2.2%,家具出口下降7.8%,塑料制品出口下降6.4%,箱包出口下降4%,玩具出口下降14%。

此外,片面强调向内需转型的“去出口化”观点所犯错误在于,没有看到中国出口下滑的真正原因在于以往对美欧市场过份依赖,而将其完全归咎于出口本身。近年来中国不断开拓欧美之外的其他市场,过去5年,中国对非洲、拉美和中东的出口额已从380亿美元升至1920亿美元,对于减缓出口的整体下滑趋势起了重要作用。更重要的是,当前的危机事实上也为促进东亚贸易和投资一体化创造了难得契机。通过促进商品、资本和劳动力的双向自由流动,提高区域内贸易和投资,能有效降低对欧美市场依赖,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