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中美印经济数据真实性比较  

2009-07-03 05:0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经八卦之四:中美印经济数据造假水平比较

■ 刘涛

 

 

 

 

数据造假,似乎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争议话题。自从有了国家,有了ABC和123,它就成功地混迹于历史,并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令人真假难辨。美国搞笑作家马克•吐温虽然不是经济学家,却比大多数经济学家更深刻地了解统计的精髓。他曾说过,“这世上只有三种谎言:谎言,该死的谎言,以及统计”(There are three kinds of lies: lies, damn lies, and statistics)。

不过,这么有哲理的话事实上也并非马克•吐温原创,而是拜19世纪英国首相本杰明•迪士累利所赐(迪士累利还有另一句大众熟知的名言:“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Anyway,经由马克•吐温之笔四处传播,官方统计作为一门职业,其名声早在一个多世纪前就臭不可闻了。在许多怀疑者的心目中,它就是造假的代名词。

直接切入正题吧。本文比较的是中美印三国经济数据造假水平的高低。为什么偏偏选这三国呢?选中国是因为本文的作者和读者都是中国人,而中国近年来又多次被国外媒体或某些海外经济学家作为数据造假的典型猛批,特别是在这一次经济危机中风头正劲;选美国是因为作为“山巅之城”(City upon the Hill),美国一直是许多中国人心目中的榜样;选印度是因为印度人什么事都喜欢盯着中国,正如我们什么事都喜欢盯住美国一样(比如成品油价格),浑然忘了世界上还有其他国家存在。

 

中国:动作生硬,痕迹明显

对于中国数据造假的水平,只能用“粗糙”两个字来形容。当然,这也是时代背景使然。众所周知,中国被称为转轨国家。所谓转轨,就是一只脚踏入了市场经济,另一只脚还在计划经济门槛里。

与转轨阶段相适应的特征表现为:一是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本身来看,中国的统计兼有西方国家流行的SNA和前苏东国家流行的MPS两种体系之特点(说难听点也就是非驴非马),这第一点就不招欧美经济学家和国际经济组织待见;二是统计数据的获取,相当大一部分是由地方或企业自己报上来的,由于地方官员和行业主管官员有追求政绩以获升迁的动机,因而也就难免遭到广泛质疑。

如果说经济增速与电力消耗数据之间“打架”最后还勉强可以由统计局出面来解释。更为尴尬的是,在6月6日央视经济频道举办的“如何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大型国际论坛上,关于银行向中小企业发放信贷的问题,银行监管部门和工信部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称,今年第一季度,对中小企业贷款无论增量、还是存量,都占到贷款总额的53%;而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则针锋相对表示,今年头3个月,全国信贷规模总量增加了4.8万亿,其中中小企业贷款增加额度只占不到5%。

6月22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审议统计法修订草案,其中规定,政府有关部门不得公布与本级人民政府统计机构不一致的统计数据。也就是说,今后必须以国家统计局和地方各级统计局的数据为准,杜绝了一些部委随意夸大数据的空间。因此,笔者对于统计法修订的这部分内容是极为赞成的。

为什么由国家统计局来统一官方数据对外发布比较好呢?笔者认为有以下几方面好处:第一,相对其他部委,国家统计局有一套较为完善科学的体系,除了地方自下而上汇总数据这条管道外,国家统计局还可通过自己的城调队、农调队和企业调查队自上而下进行信息核实;第二,对于某些部委而言,他们统计的数据比较单一,局限于某一个行业或领域,就算是注水了,一般外行人也吃不准,但统计局手上要管的数据门类要多得多,这就意味着从技术上说造假的难度也就相应大了很多,因为你在一个数据上说了谎,就不得不同时修改成百上千个数据,其连锁反应超出你的想象;第三,与各地政府和其他部委相比,国家统计局是一个相对的“客观第三方”,也就是说它主动造假谋私利的动机较低。

当然,人们仍会质疑,如果国家统计局顶不住上头的压力,被迫掺水怎么办呢?这个确实有可能,去年保八目标提出时便有人提出这个担心。笔者只能说,由于存在上述第二个原因,它就算有心,恐怕也会很费劲。毕竟现在聚光灯都打在它身上,凡事都得三思而后行。

由国家统计局一家发布官方数据,并不等于就失去竞争了。各种民间统计仍可以起到酸碱试纸的作用。据笔者所知,目前一些高校和外资咨询机构都推出了自己的消费信心指数、采购经理人指数、先行指数等。而这正是与国际接轨的做法。未来应当有更多专业评级机构参与到统计数据发布中回来,这样反过来也可以对官方统计的质量形成正约束。

 

美国:乱花迷人眼,各花入各眼

美国在数据造假上留给人直接攻击的口实并不多,但也不是绝对没有。例如,美国劳工部公布的失业率目前是9.5%,但一些民间统计却认为这个数字被大大缩小了,美国实际失业率可能早就超过两位数了。

不过总的说来,美国的数据大致还是可信的,原因上面其实也谈过,就是对于一个成熟的统计体系而言,你每撒1个谎,就必须去圆100、1000个谎。美国统计体系远比中国精细严密得多,光是一个住房数据,就有新屋销售数、住房开工数、建房许可数等,这些数据之间如果出现大的背离,那么肯定会迅速引来大批人的围攻。要知道,仅在美国至少有超过十万名受过良好学术训练的职业经济学家都在盯着这些数据;同时,美国不仅是美国人的美国,全世界上百万名经济学家每天也都在看着美国各种指标出炉。要想公开造假,难度和风险都非常之高。

但这绝不等于美国政府就只能无所作为了。哈佛大学经济学家Jeffrey Frankel最近写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把美国数据统计的这点猫腻说得很透彻。其中奥妙恰恰就在于指标的细分和庞杂。

举个例子,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美国失业人口持续增长,这对提振美国民众对于经济复苏的信心显然是大大不利的。搞经济的人都知道,信心这个东西确实很玄妙,信心恢复了,老百姓肯自动掏钱包了,企业老板舍得大把投资了,那么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在所有的数据中,与就业相关的指标是上至总统、下至民众最为关注的。假设摆在奥巴马政府面前与就业相关的指标就至少有失业率(the unemployment rate)、就业总人数(employment)和每周总工作小时数变化(rate of change of total hours worked)三个。根据美国劳工部7月2日发布的最新报告,6月份美国失业率为9.5%,就业总人数又减少了46.7万人,每周总工作小时从上月的33.1个小时降至33个小时。三个指标中,对于失业率主要采取入户抽查,其问题在于对“怯志失业者”(discouraged workers)难以准确界定,因而难免低估失业率;对于就业减少人数主要通过对雇主进行调查,一般认为,这一数据比前者更为可靠,但其缺陷在于有一定滞后性;而总工作小时数指标则很难看出全职工与零工的区别。对于奥巴马而言,告诉民众6月份每周工时较上月仅缩减0.1个小时,无疑比告诉他们失业率已高达9.5%或在过去的一个月又有46.7万人失去了工作无疑要使他们宽心得多。

不过,最可笑的是,各种数据错综复杂,不同的人都可以找到从中各取所需。例如,继续乐观看待复苏的人从6月份的企业计划裁员数下降和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继续上升中找到新的力量;而悲观预言会有二次底的人则从6月份消费信心指数再次跌落中找到证据。

 

印度:移花接木,瞒天过海

最后说说印度,事实上笔者是非常崇拜印度的造假水平。因为它已经到达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就像明明偷吃了蛋糕,嘴角还留着奶油,但大家偏偏就相信他是纯洁无辜的,让人徒唤奈何!

在国际上,批评中国数据造假的不可胜数,反观印度统计数据的质量却是有口皆碑的。不信请看下表,世界银行每年都做一个关于各国统计能力指数(SCI)的比较。与中国每项指标都低于平均指标的悲惨境遇相比,印度在国民经济统计方面简直是一个模范生。

2008年各国统计能力指数 (Statistical Capacity Indicator)

指标项目

中国

印度

140个中低收入国家平均

总体分数

59

80

65

统计实践

50

90

56

数据收集

60

80

62

指标可获得性

67

87

77

但事实上,根据笔者研究,说到数据造假,印度与中国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区别在于,中国一向是像二愣子直接改数据,而印度则高明许多,它的第一法宝是:不改数字,而是选取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指标。比如去年上半年全球大通胀期间,各国都是用居民消费指数(CPI)来衡量物价上涨程度,而印度偏偏用的是批发价格指数(WPI)。奥秘何在?在印度WPI中,食品所占权重仅为15.4%,如果换算成CPI,食品所占权重将高达47%-57%,那将远远不止20%几的通胀率了!同时,印度货币当局还巧妙地将WPI基期设定为1993-1994高通胀时期,这也部分地缩小了其真实数据。

此外,在反应收入分配不公平的基尼系数方面也同样如此。表面上看,中国基尼系数(2005年是0.447)大大高于印度(2005年是0.325)。但笔者想要指出的是,印度绝对是世界上人均收入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少数人攫取了整个国家大量财富。上海社科院的权衡教授对此有过专门研究:世行在计算中国基尼系数时是按照人均收入,而印度则是按照人均消费支出(注:各国的基本数据其实都是各国自己按固定模板填报,世行只能根据所收到的可用数据来计算相关指标——如果印度不愿意提供人均收入数据,则世行只能使用其它相近数据代替了),但前者一般说来总是高于后者。因此,简单用基尼系数比较实际上很难说清楚中印的收入分配谁比谁公平。权衡教授为此还专门与印度尼赫鲁大学经济系教授交流,对方承认,如果用收入指标来计算基尼系数,印度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有可能在0.6-0.7之间,而这基本与许多拉美国家是在一个数量级别上的,似乎更符合印度的实际。

用其他证据印证一下,情况就更是一目了然。根据IMF统计,2008年中国人均GDP是3315美元,印度人均GDP仅为1016美元,不及中国三分之一。但在福布斯2008年全球十大富豪榜中,印度一国便占有4席(2009年财富缩水后,印度仍有2人留在前10位),而中国并未有一人跻身前十。当然,这一方面与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受到抑制有关;但另一方面也说明,目前中国尚未出现富可敌国的大财阀,而印度的财富集中度要远远高于中国。

The Financial Express上有篇文章,归纳了一下印度数据的主要毛病:包括未能提供服务业和农业部门的数据、缺少总体消费物价指数和服务业价格指数数据、国际收支帐户中误差与遗漏项过大、FDI流入数据缺乏更详细子类、经常改动数据等。

印度博得数据美誉的第二个法宝在于,它善于搞国际公关,并且印度人广泛渗透进各大全球和地区多边经济组织,并担任重要管理职位。还是世界银行,请看下表左侧,在其最新发布的《2009年全球金融发展》报告中,预言2010年印度经济将从2009年的5.1%突然跳跃式增长到8.0%,而中国2010年仅从2009年的6.5%增长7.5%,这显然有悖于常理,对比一下图中右侧OECD所做的同期预测就非常明显了。两者对比,不难判断谁在胡说八道。

因此,当笔者日前听说亚洲开发银行顶着中国压力坚持对印度所谓“阿恰鲁邦”(我国藏南地区)进行贷款一事,不禁哑然失笑了。看来,到哪里都是自己人多好办事啊。

 

链接:

财经八卦之三:解读2009年世界HNWI排行榜  2009-06-26

财经八卦之二:比货币战争更迫在眉睫的是美债战争  2009-06-19

财经八卦之一:发改委和商务部,请不要扼杀中国未来的塔塔  2009-06-11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