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下半年全球经济将陷入不死不活状态  

2009-07-08 02:1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前复苏成泡影,下半年全球经济将陷入不死不活状态

 

■ 刘涛

 

7月2日(上周四)美国劳工部公布了6月份全美就业报告。数据显示,当月美国非农业部门就业岗位减少46.7万个,远高于前一个月的32.2万人,失业率从5月份的9.4%升至9.5%,达到26年来的最高点。此外,如果加上900万“非自愿性半职”半失业劳工,美国6月份失业率将高达16.5%。自美国经济2007年12月正式陷入衰退以来,美国就业岗位已总计减少650万个,其中制造业失业总人数达200万。

消息一出,市场大感惊讶,美国股市便迅速做出下跌反应;而由于市场避险偏好重新上升,美元指数反弹到80美元上方;在复苏预期弱化和美元汇率变化的推动下,国际油价也彻底结束了近一个月以来在70美元左右的摇摆,一直跌到62美元附近。但这很可能削弱今年下半年的通胀预期,反过来对复苏不失为一个好消息。

 

事实上,与上个月的失业率相比,6月仅仅小幅上涨0.1个百分点;就业岗位减少数虽远高于5月的32.2万人,却依然显著小于4月份的53.9万人。笔者大致比较了一下,6月份工作岗位减少主要来自两大块,一是建筑行业(表明美国房地产市场并未真正出现好转),二是政府部门(主要是一些临时雇员)。在此之前,一些经济学家根据简单静态预期的方法,参照5月份数据,将6月份工作岗位减少数乐观预测为35万人。

但笔者认为,就业报告仅仅是压垮市场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消费信心数据才是问题的关键。但在此之前,6月底公布的两大主要的消费信心指数出现了背离,令市场陷入困惑,只能等待失业数据出炉予以澄清。

6月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延续了3月份以来的升势,继续攀升到70.8;但美国谘商会(Conference Board)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6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终结升势,掉头向下降至49.3。由于消费信心指数主要反映消费者对未来收入(包括稳定就业)的预期,因此,这一回谘商会的数据无疑更接近事实,因为其报告提前指出,6月份认为工作难找的受访者比例上升了,这与劳工部就业报告的结论是一致的。

3-5月份,美国就业率数据和消费信心指数都有所改善,似乎也经历了一个“小阳春”。但要看到,就业岗位减少数据收窄主要得益于美国为2010年人口统计等政府项目大量招聘临时雇员所致;而消费信心指数回升既有奥巴马政府大力炒作经济复苏前景的因素,也有财政刺激一揽子计划中减税、转移支付等让居民可支配收入一次性提高的因素。

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美国人将清醒意识到,就业市场形势不出现根本好转,是没有人敢于真正放开消费的;现在美国政府给他们发钱,绝不意味着持久性收入的增加,这些平白得来的意外之财今后将不得不以税收形式返还给政府——而这正是著名的“巴罗-李嘉图等价”定理所揭示的真谛。对此,从实际数据中也可得到印证:尽管5月份美国居民收入增加了1.4%,但同期消费仅仅增加了0.3%,剩余部分大多转化为储蓄形式。也就是说,美国政府本来是想通过提高民众的可支配收入来促进消费,进而带动经济复苏,但实际效果会越来越小。

当前情况下,美国居民消费信心指数可以说是衡量复苏前景最重要的一个指标,甚至ISM的非制造业指数(反映商业活动的繁荣情况)在它面前都要相形失色。而要让消费信心指数回升,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大幅降低失业率,这个难度较大,因为现在大家预计美国失业率上升势头可能要持续到明年上半年才能见顶;二是继续实行激进的财政政策。

不过,现在奥巴马政府手中7870亿美元的本钱早就所剩无几了。一些人开始争辩要不要进行第二轮财政刺激计划。奥巴马在6月23日的一次演讲中,曾公开宣称美国不需要第二轮财政刺激计划。但我们要原谅他的信口开河,因为当时美国谘商会的消费信心指数和劳工部的失业数据都还没出来,市场还沉迷在一片提前复苏的美好憧憬中。7月7日,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劳拉•泰森已提出建议,美国应考虑出台第二份刺激方案,重点应放在基础设施项目。

但第一个问题是,钱从哪里来?一方面,中国、日本、俄罗斯和中东国家在购买美国国债问题上日趋谨慎;另一方面,正如路透社分析师所担心的那样,可能出现所谓的所谓“债券义和团”(bond vigilantes)现象,即债市投资者由于不满政府货币或财政政策推升通胀压力,于是罢买国债,迫使国债利率大幅上升,侵蚀政府融资能力。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泰森特别强调关注基础设施项目?这涉及到各种财政政策工具所导致的乘数效果比较。在奥巴马第一轮的7870亿美元财政计划中,减税占33%,向医疗、教育和州财政转移支付比例为49%,而基础设施投资仅占18%。一些美国学者的研究表明,每1美元的减税或转移支付对GDP的拉动甚至不到1个美元,并且其效果要在两年内才能完全显现。而政府购买(投资)的见效则要快上许多,且1美元投入可以拉动1.57美元的GDP增长。

我们似乎可以将泰森的表态理解为,奥巴马团队已经打算跟强调减税的拉弗曲线彻底分道扬镳,决心向中国看齐了。但前提是,美国要先能搞到这么一笔钱,才有可能谈其他。如果美国搞不到钱,只能坐待奇迹出现了。(大规模印钞会是一个办法吗?)

而在世界其他角落,欧元区和日本今年第三季度很可能还将继续挣扎于负增长之中。而这些国家事实上也同样不可能有更大规模的经济提振计划,特别是欧元区国家,受制于《稳定与增长公约》等财经纪律,通过大规模举债进行财政透支几乎是不可能的(根据欧盟的规定,即便在特殊情况下,成员国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也不能显著超过3%这条红线)。只不过由于去年第四季度全球经济已经严重滑坡,因此第四季度这些国家的名义增长率可能会看起来略有起色。

至于中国,由于去年下半年较低的基数、强大的财政资金做后盾和地方统计数据的弹性可调整,应当不难如愿完成甚至超过保八的目标。但即便是保八了,与上半年相比,日子也绝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欧美日不全面复苏,多数中国企业只能勉强维持活着而已——反正我是不相信“家电下乡”这种噱头可以真正拉动内需。但话又说回来,这对于打击资产泡沫和楼市虚火应当是个好事。

 

  评论这张
 
阅读(2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