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2万亿外汇储备将加深中美经贸关系的复杂性  

2009-07-28 00:0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万亿外汇储备将加深中美经贸关系的复杂性

(此文暂时谢绝转载)

■ 刘涛


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6月末,中国外汇储备存量一举突破2万亿美元大关(实为2.1316万亿美元)。对于中国外汇管理当局而言,这与其说是荣耀和政绩,倒不如说是巨大的无形压力和危机感。如何保证这2万亿美元实现保值甚至增值?它将对中美经贸关系产生何种冲击和考验?中国是否有能力走出高外汇储备的陷阱?而美国是否也更迫切地希望摆脱对中国资本的严重依赖?……

 

数据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其中2009年数据为作者预估值。

应当说,外汇储备本身不是什么坏事。麻烦的是,中国的外汇储备的规模是如此之高,以致于它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国内外一系列宏观经济和金融领域里的连锁反应。特别是,中国外汇储备中的相当大一部分来源于贸易顺差和FDI引起的美元流入,并且60-70%的外汇储备事实上是以美元资产形式存在。因此,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将如何影响中美经贸关系的现状,成为了一个引人瞩目的话题。

笔者并不认为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将彻底改变中美经贸关系的现状;相反,它将使得目前本已盘根错节的两国经贸关系进一步复杂化,合作和冲突的可能性都在同时增加。

首先,它的确有助于推动人们对当前中美增长模式和储蓄率等问题进行反思。早在此次金融危机之前,包括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内的一批西方学者和官员就不断宣称,全球范围内的国际收支失衡——高储蓄率的中国通过投资,推动贸易顺差增长,累积了巨额外汇,然后将其投资于美国债券,进一步压低了美国利率;而低储蓄率的美国面临日益扩大的国际收支缺口,不得不向中国借越来越多的债——终将难以维持下去。因此,美国人应当学会存钱;而中国人则应学会花钱。

表面上看,从2008年8月开始,美国个人储蓄率已从0.8%的低位开始反弹,到2009年5月已升至6.9%,为过去15年以来最高水平。不少人据此深信,美国人的消费习惯已发生彻底改变,这将减少对中国资本的依赖。但笔者认为,这种判断可能过于乐观,美国居民个人储蓄率回升主要来自危机中美国政府实行财政刺激计划、美国国内消费物价回落等一系列短期因素所致,而这本身是不可持续的。在美国居民持久收入没有显著提高的情况下,美国储蓄率偏低这一事实在长期内难以彻底逆转。

同样,在中国社保体系、医疗体系、教育体系改革等未出现根本性改善的前提下,中国居民的高储蓄率也不可能出现明显降幅。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从外需驱动型转向内需、特别是消费驱动型难以一蹴而就。

其次,它使得中美之间围绕人民币升值的矛盾变得愈发尖锐。从美国方面来看,中国美元储备持续增长,表明人民币兑美元存在大幅升值的向上压力;而从中国的一贯立场来看,人民币升值应当坚持“渐进、自主、可控”原则,特别是在当前国际金融市场动荡不安的环境下,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更有利于国家利益。

再次,它使得中国被迫持有更多美国国债和美元资产。据美国财政部统计,截至2009年5月,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已突破800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美债,等于是在中美两国间形成了一种“恐怖的金融平衡”,任何一方想要马上退出都是不可能的。

更重要的是,金融危机的爆发,一方面未能遏止中国外汇储备上升势头,另一方却加深了美国对于中国资本的需求。因此,至少在今后两年内,在美国走出危机之前,中国继续买入美债仍是符合双方需要的。

最后,它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下决心思考改变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一超独大”的局面,而这又引发了“超主权货币”的争论及人民币国际化问题。

总体来看,中国外汇储备不断巨量累积,不仅给美国国会及一些利益集团以更多攻击口实;对于中国自身而言,外汇占款压力和美债投资风险不断蓄积,迟早也会成为一个不可承受之重。因此,对于中国政府而言,一些可能的调整策略包括:

一是借助“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S&ED)等双边高层平台,与美国进行坦诚的交流,消除误会,化解冲突。众所周知,在美国前总统布什第二任期,中美两国间共进行了5次战略经济对话和6次战略对话,由此也使得布什第二任期成为中美政治经济关系史上最好的时期之一。在今年4月的G20伦敦峰会期间,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决定,将两个对话体系合而为一,通过S&ED这一全新的机制延续下去。笔者相信,在美债投资、人民币升值等关键议题上,对抗和恫吓无助于解决问题,只有沟通、对话才是弥合分歧的最根本办法。

二是分步骤、有阶段地将人民币推向国际市场。从地域上来看,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有一个先周边、再区域、最后全球的渐进过程;从货币职能上看,人民币国际化也存在一个从计价和结算货币到国际储备货币的自然演变过程。

目前,中国采取的务实策略是,短期内推动国内试点城市与港澳地区及东南亚实现跨境结算;中期内在上海、深港等地区建立境内离岸金融市场;而远期目标则是资本账户全面开放,力争使完全可自由兑换的人民币成为各国乐于接受的国际储备货币。

三是要想真正消除中国居民的“低储蓄恐惧”根源,推动国民经济真正转向内需为主,就必须下决心推动相关制度的变迁。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