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全球经济不复苏,中国率先复苏光芒难以持久   

2009-07-22 03:2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经济不复苏,中国率先复苏光芒难以持久

 

■ 刘涛


最近十年来,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和经济总量不断扩大,人们对于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之间关系形成了若干似是而非的看法。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哪怕是外部环境再不景气,中国也完全可以保持一枝独秀;而在这次危机中,包括乔治?索罗斯在内的一些国内外人士衍生出另一种更为大胆的观点,即率先复苏的中国经济还可拉动全球经济实现复苏。

前一种观点很明显是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1年美国经济衰退的经验产物。不能否认,在过去两次危机中,中国确实保持了较好的抗传染性。表面上看,这主要应归功于中国外部“防火墙”(如资本账户不开放、金融市场与外部世界隔离等)发挥了隔离作用,使中国一定程度上得以独善其身。

但事实上,对于中国这样一个高度依赖外需的新兴经济体而言,有两点是决不能视而不见的:一是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并未影响到美欧经济;二是2001年的衰退虽然发生在美国,但从开始到结束的时间太快,只经历了短短两个季度——据统计,2001年美国经济衰退的幅度仅为-0.16%,且私人消费依然呈现正增长态势。

一旦中国经济遭遇到百年一遇的全球金融危机,特别是当中国的主要出口对象欧美日无一幸免时,经验主义便靠不住了。如果以1978-1998年中国GDP 9.85%的平均增长率作为潜在增长率的下限,则从2008年第三季度9%的增速开始,中国GDP增长率已回落到潜在增长率以下;而第四季度6.8%的增速更是显著低于潜在增长率3个百分点,由此也使得中国决策层不得不将“保增长”作为2009年经济工作的最高目标。毋庸讳言,这一次中国经济不但出现了下滑,而且下滑得很厉害,一个明显症状就是2009年国内出现了较高的失业率,大量民工和高校毕业生无法顺利就业。显然,美欧经济急转直下、消费需求萎缩是中国出口下滑和经济增速放缓的根本原因。

而后一种观点由于尚未被经验证实或证伪,要想直接否定也不那么容易,因而只能从逻辑和学理上进行剖析。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GDP同比增长7.9%,显著高于第一季度的6.1%,推动整个上半年增长跃升至7.1%。考虑到2008年下半年经济增速相对较低,一个大致可接受的判断是:中国经济已触底回升,只要外部环境不发生大的逆转,全年实现保八目标基本无虞。

鉴于美欧日等全球主要经济体最近两个季度同比依然是负增长,说中国经济很可能已经率先实现复苏应当问题不大。但随之而来的两个问题是:第一,中国经济复苏了,是否必然就会拉动全球经济复苏呢?第二,相较前者也是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如果全球经济未来一年内难以实现复苏,或者将经历一个缓慢曲折的复苏进程,中国经济的复苏是将继续高歌猛进呢,还是会因为失去支撑而跌落云端?

最理想的境界,自然是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同步复苏,一国的进口扩张等于其他国家的出口扩大,由此形成一种正外部性。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若世界经济的一个重要引擎率先复苏,理论上也可以拉动周边乃至全球经济复苏。但遗憾的是,从实际情况来看,除了美国,无论是中国、欧洲、日本或印度,目前还都难以担此重任。

首先,以往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经济主要引擎,主要在于美国国内旺盛的消费力,可以充分吸收世界各国的出口产品;而目前中国居民的消费力还远不足与美国相提并论——事实上,即便中国加上日本和德国,消费总量也不及美国一个国家。因此,奢望仅占世界经济总量不到5%左右的中国来推动世界经济复苏,无异于让一匹小马去拖动一辆大车。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在上半年城乡居民收入构成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来自转移支付,根据经济学常识,这种临时性的转移支付通常不会被理性的居民视为持久收入的增加,而更可能转化为新增储蓄。此外,当前各级政府在刺激消费方面较多使用的手段不外乎发放消费券、农机和家电下乡、汽车以旧换新等,短期效果固然有,但其可持续性令人怀疑。显然,要想真正使居民敢于消费,还是要回到社保、医保、教育收费、房价等根本问题上来,若这些后顾之忧不得到解决,中国高储蓄、低消费的格局很难有实质性改变。

其次,上半年投资(固定资产投资和库存)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87.6%,拉动GDP增长6.2个百分点,无疑是当前推动中国经济复苏的主要力量。但一方面,从近期九部委广受争议的“国货优先”文件及外资企业的投诉来看,四万亿元投资中最终能惠及外资的部分极为有限;另一方面,如此大规模的政府投资对于国内经济增长也很难成为一种长期持续的力量,并将不可避免地引发财政透支、资产泡沫、产能过剩等一系列棘手难题。

再次,从中国的进口构成来看,要想拉动外部经济增长有两个可能的途径:一是能源、矿产品等原材料的进口,二是零部件、中间产品和生产设备的进口。前者的受益方主要是中东、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少数资源国,但从反面效果来看,中国经济率先复苏,甚至有可能推高全球大宗商品和海运价格,对于其他国家的复苏未必是一个好消息;后者受益的主要是处于东亚价值链体系上中游的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但在中国出口难以得到切实改善的情况下,所谓进口的复苏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最后,在笔者看来,中国经济复苏,对于其他国家而言,最主要的作用恐怕还在于提振信心,发出一个积极信号。

但问题是,如果这些国家迟迟无法找到一种自我修复动力,则中国经济复苏不仅不能拉动它们增长,反而自身也可能因为投资、出口后劲不足而重新滑落,复苏进程从V型变成W型。

从各方面迹象来看,特别是美欧政府已宣布不会出台新的经济刺激计划的情况下,未来一两年内全球经济复苏将呈现出一个慢热过程。对于中国而言,首先不必盲目揽下拉动全球经济复苏的重任;而要想实现自身持续的经济复苏,从现在起也需认真落实“扩内需”和“调结构”的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