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资源税改革没有最优时间表,推出宜早不宜迟  

2009-07-14 00:1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源税改革没有最优时间表,推出宜早不宜迟

 

■ 刘涛

 

近来,关于推进资源税改革的消息不断传出。国务院5月份公布的《关于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提出,今年要加快推进财税体制改革,要研究制订并择机出台资源税改革方案。据称,目前资源税改革方案已上报全国人大法工委等待批准。

之所以要对资源税进行改革,一方面,是长期以来,由于特殊历史沿革,我国对包括水、电、煤等在内的部分资源产品的定价还带有明显的行政色彩,由此不可避免地扭曲了市场价格信号,其结果就是,自然资源的短缺与企业对资源的浪费在现实生活中奇妙地“和谐共处”;另一方面,中国号称地大物博,在某些矿产资源储量堪称丰富,例如稀土一度高居世界可开采储量的80%,而钢铁冶炼所需的焦炭出口也占据全球半壁江山,但由于国内煤炭、稀有金属等资源行业存在管理混乱和无序竞争的弊端,国内企业对海外竞相压价出售,拱手将定价权慨然让与外人,加剧了国人对资源消耗甚至枯竭的担忧。

而此次资源税改革也相应存在两个亮点:一是明确将黄金、水资源等也纳入进资源的范畴来;二是由过去的从量定额征收改为计价征收,以更好地反映资源稀缺程度和不断变化的供求关系。

总的来看,对资源税进行改革有如下几个积极作用:

一是提高资源使用效率。2009年宏观经济调控的基本定调就是“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但人们往往只记得保增长和扩内需,而忽略了最后一点。事实上,促进资源有效利用本身就是调结构的重要内涵。因此,资源税改革与当前的保增长目标本身是不矛盾的。

二是保护自然资源,避免掠夺式开采。近年来,中国政府对于自然资源的保护主要采取控制出口配额和提高出口关税等直接限制措施,容易引发国家间的贸易冲突;此外,限制出口不限制国内消费,不仅名不正言不顺,从根本上讲,也无法避免自然资源以中间产品的形式流出国门。而资源税的优点即在于它内外一视同仁,能有效地压缩“两高一资”产品的出口,同时又不给别有用心的国家留下口实。

三是纾解地方财政困局。中国经济的另一个怪现象是,一些资源富裕县市守着金山银山,却不得不长期靠救济粮和上级扶贫。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由于资源归国家所有,当地民众没有机会从中受益,甚至还不得不独自承担环境破坏的代价。从全社会分配角度来看,这有失公平。资源税作为一种地方税种,其意义就在于能够让资源所在地也分享到资源开发带来的好处——试想一下,当越来越多的县市像神木县一样可以负担起“全民免费医疗”时,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

但资源税覆盖面积扩大,税率上升,很自然地也会引发资源名义价格上涨,并向中下游生产环节传导,最终转嫁给国内外消费者。对此,笔者个人的理解是,如果价格信号变动有利于资源利用效率提高,从长远来看,消费者的实际福利水平是不会降低的。当然,要想顺利完成这种过渡,要强调的第一点,资源税并不直接针对居民日常水电煤消费,课征对象主要是矿业企业,其主要用意也在于推动生产企业采取技术改造措施,降低对矿产资源和能源等的过度消耗;第二点,需要增强企业和个人对保护资源和环境的自觉意识,而这又离不开一个广泛深厚的公民社会运动基础。

一项税法的出台或变动,说到底是一个利益的重新分配过程,而其终极目标也在于建立一个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利益均衡机制。显然,要想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现实的,衡量制度优劣的标准,要看大多数人的福利水平在此过程中是否得到改进了。

因此,资源税改框架的设计,一方面固然要体现出“资源节约、代际公平、能源安全和国家利益”的宏大主旨;另一方面,在积极发挥其正面引导作用时,如何从企业和个人的微观层面最大程度降低其负面作用,更需政策制定者对此进一步细化。特别是,经过成品油定价机制和燃油税改革的洗礼,政策主管部门和立法者有必要进行反思,如何更多地接纳民意,而不使这一改革方案仅仅成为少数学者“书斋里的学问”和官员“闭门会议”的产物。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面对资源的巨大浪费,资源税改革又不能老是“择机推出”。2008年上半年遭遇全球通胀,一些人认为不是一个好时机,贸然进行资源税改革会加重企业和个人的负担;而到了2008年下半年,随着全球同步进入危机深化阶段,国内外环境的恶化又使得原本预计于2008年底推出的环境税改革搁置了半年时间。迄今为止,由于中国仍处于经济复苏过程中,有关方面迟迟不愿给出具体时间表。

这里恐怕存在一个认识上的误区:如果每次都因为内外部环境压力而往后推延,则恐怕永远无法找到一个最佳切入点。以现阶段来看,复苏阶段至少还要持续到2010年底,而紧随其后的很可能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轮番上涨、国内资产泡沫累积和信贷资金回笼不足等因素导致的通胀回归。

因此,与其煞费苦心去守候最优时机,倒不如下定决心,果断抓住一个次优时机推出。从各方面情况来看,当前正是一个较好的节点:一方面虽有预期,但通胀未至;另一方面,下半年需求复苏,企业抗压能力有所增强。一旦错过这一时间窗口,若通胀卷土重来,则结构性税改的难度将大大增加。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