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树白花的篱前

刘涛的世经随笔:国际金融市场、能源价格。siisliutao@sohu.com。

 
 
 

日志

 
 
关于我

研究领域: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我的联系信箱是siisliutao@sohu.com。未经允许,谢绝媒体转载,请尊重他人知识产权。

网易考拉推荐

除了三驾马车,应当还有别的选择  

2009-11-06 19:4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除了三驾马车,应当还有别的选择

 

■ 刘涛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日前在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时,声称明年中国鼓励消费、扩大消费的政策力度只会加强、不会减弱。而一些网络媒体在转载时,更是有意无意地将原题《中国无需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改换为《国家统计局:明年仍将延续刺激消费优惠政策》。这其中显然有吸引眼球和点击率的考虑(当然姚先生和国家统计局也未对此做出及时澄清和明确回应)。若读者对中国官僚体系缺乏足够了解,仅从中文语法上分析,很难区分国家统计局到底是在宣布、还是在预测明年的宏观经济政策。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春秋笔法”,老祖宗的智慧在网络时代得了发扬光大。

以笔者个人经验判断,这一观点恐怕只是姚先生以学者个人身份(我们姑且认为他也是一位学者)提出的一家之言,未必代表国家统计局的官方立场。

退一万步,即便我们假设姚先生的确是在代替国家统计局发声,但国家统计局的职能中也并不包括宏观经济政策制定。除了“承担组织领导和协调全国统计工作,确保统计数据真实、准确、及时的责任外”,充其量也就是在做好份内的统计工作的基础上,向有关部门提供咨询建议。

无论如何,必须明确的是,不管是姚先生还是国家统计局,对于明年宏观经济政策的判断也仅仅只是一种猜测,并不比其他专业研究者更权威,因而也不具备实质性参考价值。

但另一方面,姚先生对于明年宏观经济的预期又是很有意义的,因为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即中国许多宏观经济研究者(包括笔者)以及政策制定者头脑中究竟存在怎样的一个思维定势,而这种僵化的套路又是如何影响大众和公共政策的。

众所周知,在宏观经济学上,GDP可以通过三种方法计算得到,分别是生产法、收入法和支出法。其中,支出法由于具有数据可得方面的便利,因而目前各国广泛采用(中国也从1992年起名义上放弃了前苏联计划经济的物质平衡表体系),它是由家庭消费(C)、新资本投资(I)、政府消费(G)和净出口(Nx)四部分构成。需要指出的是,由于西方国家大多是私人企业,因而I一般被默认为是私人投资。

而在中国宏观政策研究领域及统计部门,支出法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本地化”改造,由四部分演变为三部分:包括最终消费(包括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一般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衡量)、资本形成(包括全社会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与存货增加)及净出口。也就是通常所谓的“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和出口。

表面上看,西方经济学的支出法和中国版支出法并无太大区别,无非是后者将居民消费(C)和政府消费(G)都囊括到“消费”项目下而已。此外,虽然中国经济中包含有远高于市场经济国家的国有经济比例,但根据中国版支出法,全社会固定资本形成总额中除国有资本外,还包括其他非公有成份资本的新增投资。表面上看,并没有将私人投资排除出去。

但问题正在于此。在当今中国,国有资本和私人资本之间并不存在1+1=2的和谐共处关系。不少国内学者都发出警告:近年来国内已经掀起了新一波的“国进民退”大潮。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刘小玄研究员的长期调研证实,同等规模的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向银行借贷,有时利率会差几个点。特别是当国有资本与私人资本在某一个行业直接竞争时,这种融资成本的巨大差别,将导致民营企业毫无悬念地被最终淘汰出局。“金融市场的垄断,导致了‘国进民退’的现象,这是一个必然结果。”

十五大之后,中国也出现过“国退民进”的小阳春。但2006年12月当国资委明确提出七大行业将由国有经济控制时,这一进程也就彻底划上句号了。在这一次全球经济危机中,人们看到,国有资本不仅进军海外抄底资源,而且向国内各行业全面扩张,举凡地产、新能源等几乎无所不包。而四万亿一揽子财政刺激方案的出台和上半年银行天量信贷的释放,更是极大地巩固和放大了国有资本的绝对优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营企业对外出口持续滑坡,对内融资求告无门,维持生存尚且困难,谈何新增投资。因此,三驾马车中所谓的投资,事实上指的是国有资本新增投资。

显然,当我们只会简单套用“三驾马车”来分析中国宏观经济时,就不免会陷入误区。例如,前三季度中,全社会固定资产投同比增长33.4%(国有资本对此功不可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5.1%,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20.9%。由于出口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外部环境,一个很自然的结论就是:投资有点过头了,消费还有潜力可挖。因此,明年不必推出第二轮财政刺激计划了,而应当进一步刺激消费。问题是:在城乡居民名义收入没有大幅增长、医疗改革和社会保障体系尚不健全的情况下,类似家电下乡、农机下乡、消费券这些临时性措施又有多大潜力可挖呢?这是一个人人皆知的事实,却不断有人对此跃跃欲试。

要拉动经济,与其总是盯着老百姓荷包里那点保命钱,琢磨着怎么忽悠他们花出去;倒不如转换思路,思考一下:推动企业投资真的尽力了吗?当然,这一问题,不能只问135家中央企业,也不能只问地方上那几十家国有企业,而要问数以百万的民营企业,因为它们才是中国市场经济的明日之星。一旦能量释放,中国经济奇迹再辉煌几十年应当没有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40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